首页 > 百科投稿 > 文章详情

小小皇妃爱爬墙(贪吃王妃爱翻墙)

日期:2022-08-10 13:06:56作者:admin人气:+

小小皇妃爱爬墙(贪吃王妃爱翻墙)(图1)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“荔枝,快把糖葫芦递给我,一会我拉你上去!”燕王府的墙头上趴着一红衣女子,不过十五六岁的年龄,肌肤如雪,柳眉星眼,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发髻,斜插着一只梅花簪子。

“小姐,下次可不可以不翻墙头了,奴婢上次摔出的青淤都没好呢!”墙头下一个青衣小丫头嘟囔着嘴抱怨着,并把手中的两串糖葫芦高高举过头顶。

叶子酥还未接过糖葫芦,便听到一声轻咳,吓的她急忙抱紧墙头,而荔枝就惨了,被叶子酥没有拿到的糖葫芦砸到了头,“小姐,你干嘛呀!”

“嘿嘿…王爷,你咋又来了……”叶子酥傻笑着,尴尬的看着沈以安,她的夫君。

叶子酥声音十分软糯,再加上本就明艳动人的容颜,沈以安还是不由自主看着她出神,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样子。

“咳咳……刘伯,这是王妃这个月第几次翻墙了?”沈以安清了清嗓子,看向旁边的刘管家。刘管家偷偷瞧了眼还在墙头上傻笑的王妃,“回禀王爷,这是本月第五次了。”

沈以安眼中止不住的笑意,走到墙根,张开双臂,“王妃还想在墙头待多久?冷漠,去府外把荔枝带进来。”

叶子酥撅了撅小嘴,一副很委屈的样子,然后从墙头上跳下来,沈以安稳稳的接住她。“王妃好像很委屈的样子,是王府少你吃食了么?”叶子酥低着头摇摇头,又偷偷抬头瞧了一眼沈以安,唔…好像没有生气,那就好!可惜了我的糖葫芦,呜呜呜……

沈以安自然看出了她的小心思,“刘伯,你让人再去给王妃买几串糖葫芦,还有四方居的烤鸡,再去点心铺买些零嘴儿。”刘伯暗笑,他就知道王爷还得宠着王妃。

叶子酥顿时满脸崇拜的看着沈以安,“王爷你真好,我嫁给你简直三生有幸,嘿嘿!”而刚刚跟着冷漠进来的荔枝刚好看到这一幕,嘤,主子你每次都这样,一点点好吃的就把你收买了。

“行了,你带着荔枝回院子里好好待着,不要再翻墙了,再有下次,我就要收拾你了。”沈以安往后退了几步,同时把她一直扯着他袖子的爪子给扒拉下来(叶子酥:老娘那是爪子?那是老娘的芊芊玉指!)

叶子酥看着沈以安清冷的样子,突然踮起脚凑过去,眨巴着眼睛,娇声道“那王爷想怎么收拾人家?”两人的脸离的很近,沈以安还没有反应过来,愣愣的看着她。她最近怎么老调戏他…

叶子酥也趁机仔细的观察沈以安,啧啧啧,这一头乌黑茂密的秀发,还有那剑眉下的桃花眼,这高挺的鼻子,厚薄适中的红唇,嗯?这就是传说中的唇红齿白?不知道亲上去啥味道哈哈哈哈,叶子酥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巴,沈以安面颊通红,轻轻的推开她“呃……本王还有事儿,先走了,冷漠,跟上。”

叶子酥假意叹了叹气,“那好吧,樱桃,我们走。”

樱桃偷偷回头看到王爷走远了,“小姐,奴婢下次打死也不和你去翻墙头了。”

“诶?臭樱桃,王爷又不能把我们怎么着,你怕什么。”叶子酥又想起刚刚脸红的沈以安,没想到他这么纯情。不过,这个男人确实长的好看!

叶子酥,一位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,一次意外穿越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录的燕朝。唉,别人穿越过的都是人生赢家的日子,而她,先是穿越到了一个婴儿身上,还是刚出生就没了娘的孩子。她的娘亲难产,生下她就撒手人寰了。不久她老爹就续弦了。后娘刻薄,生了一儿一女,而她一直跟着叶老太太住在偏院,不问世事。她老爹是个太傅,也是太子的老师。不知道什么原因,皇帝下旨让叶家嫡女嫁给燕王。燕王是最不受宠的皇子,也是唯一在外开辟府邸的皇子,世人皆知他不可能成为下一个皇帝,而且他也不问政事,就是一个闲散王爷。这样的人即使长相俊美,她的那位一心想攀高枝的妹妹也不愿意嫁的。更何况,她那个妹妹早就和太子珠胎暗结。于是他老爹就想起他还有一个嫡女。

出嫁之前,祖母对她说,燕王虽然只是一个闲散王爷,但是为人正直,也没有妾室通房,算是一个好去处。这偌大的叶家,只有一个祖母是真心为她着想。现在不嫁,以后的婚事只能拿捏在她那个后娘手里,指不定以后把她嫁给一个糟老头子做妾呢。苏姨娘的女儿她的三妹就被嫁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做妾,没有一年就被折磨死了。于是她决定还是早早嫁了吧!

沈以安待她很好,也很尊重她,洞房花烛那晚,他说“你祖母说,你在叶家的日子很难过,我曾经的日子也很难过,我们算是同病相怜了。今后你可以放心,我会给你一个家,我不会纳妾,也不会有什么通房,我现在也不会强求你,我们慢慢来,慢慢相处,我努力教会你爱我,你也要努力让我爱你。”然后沈以安在地上打地铺睡了一夜。那晚叶子酥很久没有入睡,自从她穿越过来她很少哭,在现代的时候她的父母离异,她就再也没有家了。在这里,除了祖母没有人疼她爱她。现在有人对她说要给她一个家,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,她没有指望未来夫婿只有她一人,现在有人说这一生只有她一个人。她愿意和他好好相处,只要他不负她,她也愿意和他有一个家。

沈以安也像他说的那样待她很好,事事包容她。只是她被他宠久了,就开始释放天性,今日爬墙偷玩,明日男装逛青楼。

夜晚的时候,叶子酥在院子里吃着刘伯买来的零嘴,“荔枝,尝一个椰子酥,可好吃了,你别因为它和你主子同名就不敢吃啊,快吃快吃!这个桃花酥也不错,这是哪家店,一会你去问问刘伯,以后再买一些。”

沈以安还没有踏进院子中时便听到叶子酥杂杂碎碎的话。唉,这个小丫头满脑子都是吃吃吃。

“咳,王妃,本王过来看看你,晚上吃的可好?”

“王爷,你来啦!我晚上吃的可好啦,那个烤鸡太好吃了呜呜呜王爷你人真的太好了!”说完叶子酥又往嘴里塞了一个桃花酥。

沈以安看了看一桌子的零食,抚了抚额。随手拿了一个白色的酥就往嘴里丢,嗯不错,挺好吃的。

叶子酥笑意盈盈的看着沈以安,打趣到“原来王爷也喜欢吃椰子酥啊,荔枝,你说王爷是喜欢吃哪个椰子酥呢?”那句椰子酥还特意加重了语气,荔枝无语,“嘿嘿”傻笑一阵就想往院子外跑,然后又看到跟柱子似的站在那里的冷漠,悄悄的拉着冷漠往院子外走,同时嘀嘀咕咕的“冷漠,快出来,不要打扰主子们培养感情啦!”培养感情这个词儿还是叶子酥教给她的。

沈以安没想到吃的这个零嘴儿叫椰子酥,再联想到进院子时听的只言片语,原来那个椰子酥就是这个啊。“那,酥酥想让我吃哪个呢?”沈以安故作高冷,偏偏那嘴角又微微翘起,耳朵泛红。叶子酥瞧见了那些反应,又凑上去,故作娇羞“当然王爷想吃哪个就吃哪个啦!”说完还轻轻捏了捏了沈以安的脸颊,嘤,还真滑!

叶子酥的青楼也不是白逛的,这不,一个劲儿的撩拨沈以安。

沈以安再被捏了脸后满脸黑线,这个女人,真大胆!可是,可是,他好喜欢噢!叶子酥觉得还不够,又往前凑了凑,哇!沈以安的睫毛怎么这么长,好羡慕好羡慕哇!

而沈以安都可以感觉到叶子酥呼出的气息扑到他的脸上,额,是桃花酥味道的。此刻脸颊又开始泛红,他急忙抽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拿了一块桃花酥放进嘴里缓解尴尬。

叶子酥内心已经狂笑不止,古代的男孩子真的好纯情!然后,她又很大胆的坐进沈以安怀里,搂住沈以安的脖子,眨巴眨巴眼睛,故作十分委屈的问道“王爷不喜欢吃椰子酥了么?”

沈以安顿时满脸通红,暗骂这个小妖精,“本王…本王只是随手拿的。”然后又拿起一块椰子酥放进嘴里,看着怀中小女人得意洋洋的样子,俯身吻下去,然后狂野的打开女人的贝齿,慢慢将口中的椰子酥送过去。叶子酥不可争议的睁大眼睛,然后开始推沈以安,直到椰子酥送进她的嘴巴里,沈以安的嘴巴才离开,“本王觉得这椰子酥更好吃了,酥酥觉得呢?”

叶子酥哪里会想到他会来这一出,小脸一拉,那可是她的初吻。而沈以安还舔了舔了嘴巴。“你…你欺负我!那是我的初吻!哼!”然后,叶子酥挑着沈以安的下巴,起身亲了回去。完事后,还用手擦了一下嘴巴,“好了,扯平了!”言罢便要离开沈以安的怀里。虽然沈以安不知道初吻是什么,但是看到叶子酥的回应,他还是有些开心的,这是不是代表,她已经开始喜欢他了呢。看到她要起身,又急忙把她拉在怀里,小女人的身上香香的,他很喜欢。“酥酥,我第一次见你这么热情,要不我们在做点别的?”然后抱起叶子酥,就回了卧室。

叶子酥有些忐忑,这还是她认识的纯情少男沈以安嘛?嘤嘤嘤,她好害怕!等等,她好像好兴奋!她以前也经常撩拨沈以安的,可惜以前沈以安是木头脑子,莫非现在铁树开花了?不对不对,她现在要想想接下来怎么办!

沈以安将叶子酥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,然后倾身压上去,“酥酥喜欢这样嘛?还是酥酥喜欢更热烈一点的?”

啊?她喜欢更热烈一点的哈哈哈哈!啊呸,她不喜欢,快从她身上死开啦!“沈以安你最好起来,不然一会儿难受的还是你!”然后双手推搡着沈以安。“那酥酥想怎么让我难受?”

唔,沈以安你可别后悔!于是,叶子酥再次亲吻上去,同时她的小手,开始在沈以安身上乱摸,虽然她没吃过猪肉,但她在现代也是看了很多言情小说滴,一会儿她就要把这个臭男人的衣服给扒了。当然,她敢这么大胆是因为她知道在没有得到她肯定的前提下,他是不会碰她的。

果不其然,男人的眼神开始变得炙热,呼吸也开始粗重,“酥酥,别乱动。”沈以安将叶子酥的双手抓住,望着她深情的说道“我平生第一次,觉得一个人的所在所为对我的喜怒哀乐有所影响,他们说爱情是这样的,爱情就像瘟疫,像暴雨,来了就是来了。我的意思是说,我心悦你。叶子酥,我心悦你!从第一次见你,我就想带你回家,回我们的家,然后把你藏起来。所以我求了父皇,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求他,因为我只想要你。叶子酥,你早就让我爱上你了。”

叶子酥一蒙一蒙的,啊这…怎么开始告白了……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叶子酥有些不知所措,她以为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是成婚那晚,她也没想到她嫁给他是他求来的。

沈以安也看出了她的窘迫,起身坐在她身边,虽然有些失望,但还是柔声安慰她“没关系,我可以等,我会慢慢教你,教你爱我。时辰不早了,你早些休息。”

叶子酥张了张嘴,还未发声,沈以安便以起身,叶子酥急忙从背后抱住他“不是的,沈以安,我喜欢你,成婚那晚我就心悦你了,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,也没有人给我说要给我一个家。从前我只有祖母,可是祖母不是我一个人的祖母,我不能为难她,只有你,只有你是唯一全心全意对我好的,我都知道,你对我的好,我都知道。”沈以安激动的转身,轻轻吻了吻少女泛红的眼角。

两人互通心意后,又腻歪的一会儿,叶子酥才想起来问“你刚刚说你求皇上娶我?是怎么回事儿?”

沈以安将叶子酥抱在怀里,“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。”

世人皆以为三皇子沈以安不过是皇上醉酒临幸的宫女所生。其实并不是,沈以安是前皇后周氏的儿子。那时皇帝的地位并不稳固,总是会受到陈丞相的威胁,皇帝是陈丞相扶持上位的,而条件就是让他的女儿陈彩云当皇后。当时陈彩云是侧妃,周颖是正妃,本来周颖和皇帝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偏偏陈彩云的插入让两人生了嫌隙。

那年陈彩云初入太子府,周颖两岁的儿子夭折。随后陈彩云被诊出怀有身孕。

不久太子登基,但是太子还是立了周颖为后,陈彩云为妃。话虽如此,陈彩云在后宫嚣张跋扈,皇帝却无可奈何。

一次醉酒,皇帝和皇后和解。紧接着皇后怀孕。但是陈彩云故意惹怒周颖,在众人面前说周颖的那个大儿子没福气。那是周颖第一次发火,也是最后一次。她让陈彩云跪满两个时辰,结果陈彩云孩子掉了,陈丞相来闹,周颖被废,陈彩云成为了皇后。

在冷宫中,周颖生下了沈以安,为保护沈以安,皇帝和周颖见面,他护不住周颖,只能护住他和周颖的孩子。最终将一个宫女的孩子和沈以安调换,半个月后,冷宫走水,周颖和那个孩子被烧死。而沈以安成了宫女和皇帝的孩子,因为卑贱的出身成为最不受宠的皇子。虽然皇帝会暗地里保护沈以安,但是以太子为首的皇子还是肆无忌惮的欺负他,他小心翼翼的活着,带着周皇后的希望活着。十二岁那年,八岁的小叶子酥跟着祖母父亲进宫参加宫宴。那时沈以安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,只能在宫宴外看着,叶子酥瞧见了张望的他,偷偷拿了些食物递给他。

她说,“小哥哥,你快吃吧。”沈以安本想拒绝,她又说“小哥哥,活着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“小哥哥,虽然人生很苦,但是也要努力开心呀!”

“人生苦短,一霎那的快乐也是快乐。”

他不明白这个小姑娘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,他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他的不快乐。

他让父皇给他的暗卫去查她的事,才知道她和自己一样悲苦。那一刻,他想,他想给她一个家,他们的家。

然后他去见了皇帝,他想开辟府邸。皇帝大抵是觉得宫外更安全,就放他去了,同时写下了圣旨,将皇位传给了他。

他对他的父皇,说到底还是埋怨的。

后来他发现小姑娘到了适婚的年纪,就去求了父皇,本来皇帝是不愿意的,一个太傅家不受宠的女儿,如何成为今后的一国之母?

可是,沈以安说

“皇权到底有什么重要?父皇你一辈子都为了皇权而活,可是,你的青梅竹马死于非命,后宫中的女人各个都在算计怎么让她们的儿子当上皇帝,这世上,有几个是真心待你的?我只想和我心爱的女子相守一生,父皇,你还记得吗?你最开始也只是想和我母亲相守一生,你只是想护住她,你才开始争权的,可是,后来呢?”

“父皇,我不想让我自己后悔,皇位什么我可以都不要,我只想要她。”

“父皇,我和她一样,都是没有家的人,儿子,想给她一个家。”

最终皇帝同意了。

故事说完,叶子酥哽哽噎噎,她不知道沈以安原来这么惨,她也同情周皇后那个女子。

她望着沈以安,“你曾说,你要给我一个家,现在我想说,沈以安,我给你一个家吧!”

沈以安紧紧抱着她,“傻瓜,有你在的地方,就是我的家。”

叶子酥在他怀中露出一个小脑袋,“那你以后要做皇帝嘛?”

“你想我做皇帝嘛?”

“我不想!”

“那我便不做。我只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在院子外蹲着的荔枝怀里抱着一篮子桃花酥,一口吧唧一个“唔…冷漠,想来你主子今晚要在这里住下了。”而一旁徘徊的刘伯眼巴巴的看着冷漠,冷漠是习武之人听力极佳,屋中的情况他是知道大概的。在刘伯的盼望之下,冷漠机械地点了点头。刘伯激动的边走边说“太好了,我得给周皇后烧香去,咱们王府要有小主子了…你俩也别蹲在这儿了,免得打扰了王爷王妃休息……”

在这举世繁华的地方,我只想和你在一起,和你有一个家,和你相拥到老。

标签:

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图片素材为非商业目的改编或整理,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 如侵权或涉及违法, 请联系我们删除, 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:https://baikequanshuo123.com/95345.html

相关文章

admin

倾诉你的情感,分享属于你们的故事
私聊 +关注

Copyright 2005-2020 【白克生活】 版权所有 | 桂ICP备2021009604号-3

声明: 部分信息与图片素材来源于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与违规,请与本站联系,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处理,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