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百科投稿 > 文章详情

优施教骊姬(骊姬置毒害申生)

日期:2022-08-16 12:46:53作者:admin人气:+

春秋时期,晋献公出兵攻打骊戎(古代少数民族名。西戎的一支,姬姓。在今陕西省临潼县的骊山),灭了骊戎之君,俘获他的女儿骊姬带回国内。 骊姬很有姿色,献公想娶她为夫人。那时人迷信,遇事都要占卜。卜人用龟甲占卜不吉,用蓍甲占卜吉,结果截然不同。献公先有成竹在胸,就说:“还是信蓍草的,”可卜人坚持说:“筮短龟长,不如从长。”献公那里能听得进去。于是,便正式立骊姬为夫人。你别说,骊姬还真争气,不久就生了个大胖小子,取名叫奚齐。随嫁过来的妹妹不甘落后,也生了个儿子叫卓子。姐俩都有上乘表演,献公爱她们爱得没法,大夫却慧眼独具,预见到一场争夺太子的大战已势不可免,告诫诸大夫说;“你们要加倍小心,这是祸乱之源哪!”日后事态的发展,不幸为史苏所言中。

那时候的规矩是“子以母贵,母以子贵。”只有把儿子扶上太子的宝座,自己当上第一夫人,才能取得荣耀而尊贵的身份。为达此目的,骊姬绞尽脑汁,施展一系列阴谋诡计,把晋国搅个稀巴烂。骊姬毕竟是女流之辈,头发长见识短。她先找贴心人优施商量办法。 优施是献公的戏子。因经常在宫中鬼混,便与骊姬眉来眼去,勾勾搭搭,两个人弄到一块去了。有一天,骊姬问优施,说:“我想废嫡立庶,怎奈申生、重耳、夷吾三公子不好对付,如何是好?”优施献计说;“太子申生是夺权的最大障碍,先拿他开刀,想法把他搞臭,再把重耳、夷吾支走,离国都远远的,这不就结了。”接下来是计划的具体实施。

优施教骊姬在深更半夜睡得正热乎的时候,假装摸眼泪,向献公吹枕头风。先给申生戴高帽,说他如何贤明能干,如何宽厚爱民;然后话锋一转,来个绵里藏针,软中带硬,透露出申生将要威胁君位的消息;再不行就以哀动人,宁可让献公杀了自己,以保住国家的和平与安定。这一招还真灵。献公哪里架住骊姬娇嘀嘀让人心碎的哭诉,早被一顿迷魂汤灌得摸不着东西南北了,赶忙安慰骊姬说:“夫人不必为此忧虑,我会想办法解决的。”下一步,骊姬送厚礼贿赂献公两个宠爱的大夫梁五和东关五,人称“二五”的,让他俩在献公面前说曲沃是先君的宗庙所在,蒲与屈是与戎狄接壤的边境重地如何如何重要,应该派得力的人去镇守。经二五一顿胡诌乱侃,说得献公君心大悦,言听计从。于是,派太子申生去驻守曲沃,公子重耳驻守蒲城,公子夷吾驻守屈城,把三个人全打发走了,而且三个人分成三下,分散其力量。而献公与骊姬的儿子奚齐住在国都绛。晋国人由此知道,申生太子的地位保不住了。

太子申生,其母是齐桓公的女儿,叫齐姜,早年死去。重耳的母亲,是狄人狐氏的女儿。夷吾的母亲,是重耳母亲的妹妹。献公共有八个儿子,其中太子申生、重耳、夷吾都很有能耐。自从献公娶了骊姬后,听信谗言,就疏多了三公子。骊姬又唆使献公,让申生率军攻打戎狄,以便伺机抓住把柄,置太子申生于死地,但均未能得逞。这回,骊姬下毒手了。骊姬打着献公的幌子命令申生说:“国君夜里梦见先夫人齐姜,叫太子速去曲沃的齐姜庙上祭祀”申生是个孝子,听说此事,二话没说,立即去曲沃祭奠亡母齐姜,回来后将祭肉献公,让父亲分享。这时正赶上献公外出打猎去了,人不在,申生只好将祭肉暂放在宫中。骊姬趁没有人往祭肉里下毒。过了两天,献公打猎归来,宰人把祭肉献给献公,献公拿起来就要吃。骊姬从旁劝止,说:“祭肉是从远道来的,说不上变质了,先试试再吃。”于是,献公用它来祭地,地皮马上鼓起包来;拿它给狗吃,狗立刻口吐白沫,倒地而死。给身边的小臣吃,小臣也马上蹬腿完了。骊姬见状。顿时哭天摸泪地嚎叫道:“太子何其毒也!他父亲他都想杀了取而代之,别的人更不在话下啦。而且国君已垂垂老矣,一个行将入墓之人,这么几天都等不了,而毒死自己的亲生父亲抢班夺权,太有点那个了!”五马长枪地闹了一通,又转而对献公说:“太子所以要毒死国君,不过是因为妾和奚齐的缘故。妾情愿我们娘俩个躲避到他国去,若早自杀的话,我们母子也不致于落到太子手里任人宰割。想当初国君打算废掉太子,妾犹怀恨他;不曾想到今天,只能自个儿恨自个儿啦。”太子一听事情闹大了,异常恐惧,就逃跑到新城去了。献公闻知大怒,没处发泄,杀了太子的师傅杜原款。这时,有人给太子出主意说:“毒药分明是骊姬下的,太子为何不自己申辩明白,背这个黑锅呢?”太子无可奈何地说:“我君父年事已高,一天也离不开骊姬。没有骊姬在侧,他觉睡不甜,饭吃不香。如果我立即去为自己辩解,君父会火冒三丈的。这样做绝对不可以。”还有人献计说:“可以逃到外国去呀,远离这个是非之地。”太子说:“我身被弑君恶名逃走,有谁会接纳我呢?我只有自杀这条路了。”不久后的某一天,申生在新城结果了自己的性命。骊姬终于如愿以偿,奚齐被立为太子。

申生自杀后,公子重耳、夷吾来国都朝见父王。这时,有人给骊姬通风报信说;“二公子怨恨骊姬诬陷太子而使之自杀。”骊姬做贼心虚,怕老底被揭穿,内心十分恐慌,便死猪不怕开水烫,反咬一口说:“申生往祭肉里下毒,二公子知道,他们是同谋。”二公子闻知,非常害怕,三十六计走为上,重耳逃往蒲,夷吾逃往屈,加强防备,严阵以待。当初,献公派大夫士芳为二公子修筑蒲、屈二城,但没修成。夷吾把这事报告给献公,献公对土芳大光其火。士芳谢罪道:“边境少有敌寇来犯,筑城有什么用?”退朝后,自己作歌道:“狐狸毛的皮衣乱哄哄,一个国家三个公,弄得我无所适从!”终于把城修完了。申生死后,这两座城还真派上了用场。

献公听说二公子不辞而别,气不打一处来,果然他们与太子有预谋,便发兵攻打蒲城。蒲人之宦者勃鞮得令,敦促重耳快快自杀了事。重耳跳墙逃走,宦者追上斩断重耳的衣袖。重耳死里逃生,跑到了翟。献公还派人讨伐屈城,屈城严加防守,没能攻下。

优施教骊姬(骊姬置毒害申生)(图1)

后来,献公死了。大夫里克、邳郑发动三公子的党羽作乱,先后杀掉奚齐和卓子、夷吾回国即了君位。骊姬掀起的这场轩然大波,才宣告平息。

标签:

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图片素材为非商业目的改编或整理,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 如侵权或涉及违法, 请联系我们删除, 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:https://baikequanshuo123.com/96788.html

相关文章

admin

倾诉你的情感,分享属于你们的故事
私聊 +关注

Copyright 2005-2020 【白克生活】 版权所有 | 桂ICP备2021009604号-3

声明: 部分信息与图片素材来源于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与违规,请与本站联系,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处理,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